我是天落鸟的网络日记本
   
 
阅读:1367  
 
2020-4-11 23:09:24温暖 星期六
无问东西    作者:我是天落鸟级别:金冠
  站在房顶平台上,往西看。透过杨树柳树的枝叶,能看见小清河白花花的水面。芦苇还是枯黄的,仿佛春天没有唤醒它,它还在冬天的梦里酣睡。
  我还是转向,老是觉的南面是西。叫我去东棚或者西棚,我都要沉吟片刻,核对一下。好几次出去买东西,问人家在哪里呢。人家说东边,我真诚的地反问一句,哪儿是东啊!
  我想对别人说,我就是一个傻子。
  从初一盼到十五,从十五盼到二月二,从二月二盼到三月三,从三月三盼到清明节。这新冠病毒并没有像非典那样,说没有就没有了,外国是国外,国内好像就差一点点了,好比对着一堆火撒尿,火就剩飘忽的一缕了,尿没了。
  那天,我看见了第一只燕子,我问它:村口封着呢?你是怎么进来的。给你测体温了吗?留你的手机号了吗?没要求你隔离十四天?我说,你别飞了,快点落下来吧,你没带口罩。燕子在屋里绕了一道优雅的弧线,嗖地飞走了。这是一只傻燕子!
  能出去不出去,是一回事。不叫你出去,受限制是另一回事。我现在才能体会到,为什么鸽子关在笼子里,有吃有喝,他还老是在里面往外乱撞。因为他天生就是属于天空的,每一片羽毛,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芒。
  这个春天不属于我,我很想为春天做点事。
  家乡的春天是我的,我在温暖的风里,在麦田里浇水,拔草。脚下的田野是松软的,围绕着我,有蝴蝶飞舞。头上有鸽群盘旋,花喜鹊叽叽喳喳的,跟着鸽群讲话。又在传什么谣言呢?还是故意给我听,预言我的未来,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。
  村里的老人,坐在胡同口的马扎上。暖阳里,昏昏欲睡。见我回来,问我一句:你这南一翅子,北一翅子的,到底是想干嘛?问得我一愣,对啊,我想干嘛,挣钱还是实现梦想。嗨,不是一回事吗!有了钱就实现了梦想,虽然我的梦想,不是挣钱。就像听过的一句话,记不清谁说的了“人活着要吃饭,可是活着并不是为了吃饭”。有时候,实在是无聊了,就考虑哲学三大疑问:
  我是谁?
  我从哪里来?
  我到哪里去?
  头年里,我回家。翔哥说“过了年闰四月,不是好年头啊”。我听了心里一紧,过了年还是我的本命年,特么的流年不利啊!知道不好过,到底怎么个不好过法呢!人就怕这样,受死的一刻不怎么疼,等着受死的时候,才是折磨呢!
  祈求神,赐福于我,给我一颗平安喜乐的心!我属鼠的,看人和事物,从来都没准过。翔哥也没有准确地预言出日子难过,是新冠病毒。病毒,看不了摸不着,搅扰的人年都没过成。两会都推迟了,更别说东京奥运会了。你还没办法对付它,骂它,打它一顿,用火烧它,把它轰得远远的。折腾到最后,说带个口罩吧。口罩,方寸之间,顶床被子也没用啊。云在青天水在瓶,谨慎舌头有智慧。戴口罩,是人口无遮拦,犯了太多的罪了。
  网上还多公知,都炫耀自己,曾经预言了这个那个。我倒想起刘伯温的烧饼歌来了,还有袁天罡李淳风的推背图。等等!!圣经上说世界的末日,烧饼歌我背不过,推背图没见过,圣经我有,于是天天听!
  很多年以前,村里来过一个人,赊菜刀,也有说赊剪子的。哪个人说:猪过千,牛过万,包子长到一块钱。他就来收账,可是没有人敢赊他的,反正没人赊。人总是有自己的小聪明,总以为能参透一切。末了,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
  我为被病毒感染逝去的人祈祷,愿天堂里不再有生离死别。我还为那些逆行者喝彩,毕竟义无反顾,舍己为人,很多都是挂在嘴边上的。
  现在网上也不能乱说话,否则会被约谈。我看大众网,又通报了几位小贪官。诚然自私是人的本性,可是也要顾点体面吧。网上看到湖南郴州的楚挺正,骚扰女企业家,烟台的鲍毓明蹂躏养女。纵观每一位跳梁小丑,用怎么家乡话就是下三滥,不要脸,这些人就该锤了它。
  四月十八号,要召开两会了。伟大的党,攻坚克难的时候到了啊!
  我的姑奶奶给我讲过一个传说,就是这些微末小吏,欺压良善,道貌岸然之徒的来历。我那时候七八岁的样子,四十年前的事了。
  我姑奶奶说:毛主席带领部队,被对人追,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。前面到了一条大河边,水老大,根本过不去。这可怎么办呢?黑灯瞎火的,大家都等着毛主席想办法。忽然没了水声,旁边有人说:
  要是上冻就好了,咱们就能过去了。毛主席一听,叫人去看看,是不是水面上能禁得住人了。那可是天热的时候啊!别人都心里话,水面怎么能禁得住人呢!
  突然有个人喊,能禁得住人了,真的禁得住人了,毛主席连忙叫大家快点过河。过了河,有个人纳闷,就点了火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一看,水面上都是血,原来是些鱼鳖虾蟹,蛤喇螺贝,在水面上垫了一条路。这个人要是不看就没事了,这看破了,毛主席不能不说话了。就应许他们说:等到灯头冲下的时候,都给你们个官做。毛主席是天子啊,金口玉言。以前点蜡烛,洋油灯,灯头都朝上,现在电灯泡朝下了,这些东西都成了官了。姑奶奶娓娓道来,我深信不疑。
  姑奶奶去世九年了,我也年过半百!
  自知者不怨人,知命者不怨天,怨人者穷,怨天者无志;失之己,反之人,岂不迂乎哉!《荀子荣辱》!
  我看鸽子飞啊,飞啊!
 上一篇下一篇 
 
 
  
  
 17楼 评论者:冲霄鸽舍级别:金冠    时间:2020-8-4 1:28:15
内容:我可爱的天落哥,日出日落的方向谓之东西方,成排的高楼大厦大都是坐北朝南,东西为街,南北为路。庶几近之
 
 16楼 评论者:落尘级别:宝石    时间:2020-5-5 21:14:46
内容:谢谢分享
 
 15楼 评论者:lxj456级别:金冠    时间:2020-4-26 3:45:53
内容:谢谢分享了。
 
 14楼 评论者:重庆桢松鸽舍级别:新星    时间:2020-4-14 16:45:36
内容:关注啦
 
 13楼 评论者:laurel级别:新星    时间:2020-4-13 22:02:19
内容:文采斐然,不输莫言
 
 12楼 评论者:万宏鸽舍级别:新星    时间:2020-4-13 18:12:27
内容:谢谢分享.现在都在快手上看了.难得你还在写日记.给你一个赞
 
 11楼 评论者:lhj级别:宝石    时间:2020-4-13 15:46:49
内容:写的太好了?
 
 10楼 评论者:qq860875级别:新星    时间:2020-4-12 21:05:22
内容:腹有诗书气自华能读进去书就是好事
 
 9楼 评论者:wx836934级别:新星    时间:2020-4-12 21:03:02
内容:好久没有音讯,您总算来了!祝安康,希望今年能有个好收成。
 
 8楼 评论者:中晟鸽舍级别:新星    时间:2020-4-12 18:48:27
内容:谢谢分享!
 
 7楼 评论者:20880鸽舍级别:银星    时间:2020-4-12 17:11:23
内容:谢谢分享
 
 6楼 评论者:drm级别:金冠    时间:2020-4-12 13:53:05
内容:悟道休言天命,袈裟不然星空。一悲一喜一枯荣,那个前世注定。
 
 5楼 评论者:情种级别:金星    时间:2020-4-12 13:02:04
内容:分享了,从头看到尾。
 
 4楼 评论者:快乐驿站鸽舍级别:金冠    时间:2020-4-12 10:25:07
内容:谢谢分享。
 
 3楼 评论者:myh888888级别:翡翠    时间:2020-4-12 8:17:26
内容:分享
 
 2楼 评论者:老北京人级别:翡翠    时间:2020-4-12 8:00:13
内容:感谢分享
 
 1楼 评论者:zjs116688级别:银星    时间:2020-4-12 7:47:03
内容:谢谢分享
 
评论内容:
  您尚未登录,无法发表评论!请先登录
         
 作者近期日记:
□ 2020-7-9 : 我从青纱帐走过
□ 2020-4-11 : 无问东西
□ 2019-12-27 : 贺新郎@一瓣心香
□ 2019-12-11 : 闰月年
□ 2019-11-28 : 理发
□ 2019-10-8 : 我有一个梦想
□ 2019-6-5 : 胡笳十八拍
□ 2019-5-14 : 短歌行
□ 2019-5-4 : 定风波·南海归赠王定国侍女寓娘
□ 2019-4-28 : 不搭噶
>> 查看所有日记

这里是记录养鸽人心情的空间……
www.chinaxinge.com 中国信鸽信息网